9.0

2022-08-30发布:

春满四合院 幸福家庭 1

精彩内容:

當司機將奔馳600的車門打開,輕輕地說了聲,「老闆,您到家了!」的時
候,倪紅霞才從幻想中回過神來。也難怪,最近公司的業務特別多,老公許是之
帶著女兒許晴晴、嶽母金夢又去了澳洲已經叁個月了,家裏就剩下了她自己既要
照顧父親倪匡印和兒子許樂,同時還要抽時間去看望公公許還河和婆婆樂敬衣。

倪紅霞今年39歲,她老公許是之40歲,夫妻倆有一雙兒女;兒子許樂19歲,
讀大學生物工程專業2年級,女兒許晴晴17歲,剛剛考完大學等待錄取通知。他
們夫妻二人都父母雙全。公公許還河今年60歲,在稅務部門當局長;婆婆樂敬衣
59歲,在文化部門當局長。

父親倪匡印59歲,在國有企業當老闆;母親金夢在創立了倪紅霞現在當老闆
的「匡夢實業」並取得巨大成功後,將企業全部交給了倪紅霞,自己賦閑在家享
起了清福。由于倪紅霞大學畢業後就一直幫助母親作企業,因此企業在她的手裏
做得越來越大,成爲了當地知名企業,業戶遍及世界各地,資産達數億。

聽到司機的輕聲招呼,倪紅霞睜開了她的美目,擡起不易察覺的潮紅的漂亮
臉龐,攏了攏頭髮,對司機笑了笑,「老李,你辛苦了!你回去吧,明天按時來
接我就可以了。」說完,擡腿從車上準備下來。由于她穿的是職業女裝,坐在車
裏西服短裙幾乎就在大腿的根部,裙底的風光不經意地展現在了司機的眼前。

司機老李立刻傻了眼,兩眼直勾勾地盯著倪紅霞的裙底,只見她的裙底什幺
也沒有穿,陰毛被修剪成了阿拉伯數字「1」型,黑亮的陰毛使她的大腿更加雪
白。

等著司機攙扶正要下車的倪紅霞見司機突然沒有了動靜,只是直盯盯地看著
自己的下部,她納悶地順著司機老李眼神低頭一看,她漂亮的臉龐立刻漲紅起來
,她趕緊下意識地伸手拉了一下裙擺,擡起漂亮修長的大腿伸出車門從車裏下了
來。司機老李立刻滿臉通紅地伸手扶住倪紅霞,神色尴尬地對倪紅霞嗫噓道:「
老闆,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倪紅霞笑道:「沒什幺,中午休息的時候不舒服,我把內褲脫下來忘記穿了
。」其實是,中午的時候,她兒子跑到公司來,在她的辦公室裏把她硬按在辦公
桌上給幹了。一想起兒子的大雞巴在自己的騷屄進出的感覺,她的屄裏立刻又有
淫水流了出來。她趕緊夾緊雙腿,跟司機老李打招呼道:「你回去吧。」司機老
李如獲大赦,趕緊上車,一溜煙地開車落荒而逃。

看著司機老李落荒而逃的樣子,倪紅霞抿嘴笑了笑,從皮包裏掏出鑰匙準備
開門進屋。回過頭的時候她才發現,原來家裏的門是開著的,她心裏嘀咕道:「
今天誰回來的這幺早?」心裏想著,她開門走進了屋裏。

進門後,她沒有看見屋裏有人,但是客廳的電視卻是開著的。她試探地問道
:「誰在家呢?」沒有回聲。她更加納悶,「今天怪了,門開著,電視開著,怎
幺不見人?」她邊琢磨著邊四處尋找。這時,她好像聽到了洗澡間有聲音,于是
她就向洗澡間走去。

當她走到洗澡間門口的時候,她確定聲音確實是從洗澡間裏發出的,「……
啊……你輕點……小祖宗……我……被你……弄疼了……」是婆婆樂敬衣的聲音
。接著,又聽到兒子許樂的聲音,「奶奶,你再堅持一會兒,我馬上就好了。」

倪紅霞一聽就明白了,是兒子和婆婆樂敬衣在洗澡間裏肏屄呢。她會心地笑
了,但是她不明白,兒子下午剛剛把自己在辦公室給硬肏了,怎幺才幾個小時就
又在家裏肏起了奶奶呢!再說,婆婆今天怎幺來了?公公在哪兒呢?

倪紅霞邊尋思邊從虛掩著的門縫向洗澡間裏看去。只見婆婆樂敬衣撅著肥白
的屁股趴在洗澡間的化裝台上,兒子許樂站在她的屁股後面聳動著身體,在他的
身體與奶奶的屁股分開的時候,可以看到兒子那與其年齡不相符的大雞巴在奶奶
的肥屄進進出出,樂敬衣的嘴裏不時地發出滿足的喘息,「……啊……好……啊
……」

看著兒子奮勇地在奶奶的屁股後面挺送著大雞巴,倪紅霞不禁屄中騷癢起來
,淫水順著大腿流了下來。她不自覺地把手伸進了沒有穿內褲的短裙裏,將一根
手指插進了早已經是淫水氾濫的騷屄裏摳弄起來。

倪紅霞站在門外眼睛看著兒子從屁股後面肏著奶奶樂敬衣的肥屄,耳中聽著
兒子和他奶奶的對話:

樂敬衣喘息著說道:「……啊……小祖宗……小點勁……奶奶有點受不了了
……」

許樂道:「奶奶,我還沒有使大勁呢,你就受不了了!」

樂敬衣喘著氣道:「你……還……沒……使勁!再……使勁,奶奶的屄就要
讓你給肏爆了!」

許樂笑道:「奶奶你真能逗,你的屄這幺肥我怎幺能肏爆?」

樂敬衣道:「奶奶的屄再肥也禁不住你的這個大雞巴肏呀。」

許樂道:「奶奶,我的雞巴真的很大嗎?你說我的雞巴跟我爺爺、爸爸比,
到底誰的大一些?」

樂敬衣道:「還是你的大。你爺爺肏我的時候,我從來沒有感覺屄裏漲的慌
。你爸爸剛開始肏我的時候,我感覺他的雞巴比你爺爺的大多了,現在你的雞巴
又比你爸爸的大……哎喲……」

樂敬衣的話還沒有說完,許樂就把他的大雞巴使勁一挺,在她的肥屄裏開始
了射精。正在跟孫子許樂說話的樂敬衣突然被孫子的大雞巴一挺就捅到了子宮,
肏得「哎喲」一聲叫了出來,同時感覺到孫子的精液從他的大雞巴裏噴薄而出,
滾燙的精液洶湧地射進了自己的子宮。

這時,在門外偷看兒子和婆婆肏屄的倪紅霞被婆婆樂敬衣突然的叫聲嚇了一
跳,身體一哆嗦,腦袋就「彭」的一聲撞上了虛俺著的門。撞門的聲音並沒有讓
兩個專心肏屄的祖孫倆停下來,但是倪紅霞卻不敢再繼續偷看下去了,她把插在
自己騷屄裏沾滿淫水的手指抽了出來放進了嘴裏,邊吮吸邊悄悄地離開了洗澡間
的門口。離開的時候,兒子和婆婆的說話聲傳進了她的耳中……

許樂說道:「奶奶,今天你怎幺來了,是來給媽媽過生日的嗎?」

「當然,你媽媽的生日我能不來給她過嗎!何況你爸爸和你妹妹、外婆也沒
有在家!」樂敬衣聽孫子許樂問自己怎幺來了,就答道。

許樂笑道:「奶奶你來給我媽媽過生日,怎幺爺爺沒有來呢?」

樂敬衣道:「你爺爺還有點別的事情去辦,一會兒就來了。」

許樂道:「怪不得我沒有看見爺爺呢,原來有事情要辦吶。」

樂敬衣問道:「好孫子,你媽媽今天過生日,你給她準備了什幺禮物?」

許樂笑道:「奶奶,中午的時候,我已經送給媽媽最好的禮物了。」

樂敬衣疑問道:「中午你已經送給你媽媽生日禮物了?」

許樂笑道:「是的。中午的時候,我到媽媽辦公室送給她的。」

樂敬衣好奇地問道:「你送給你媽媽什幺禮物?中午就送去了。」

許樂笑道:「當然是我的大雞巴了,還有我積攢了好幾天的精液。」

樂敬衣一聽樂了,在許樂的屁股拍了一巴掌,笑道:「哈哈,好小子。你巴
巴地中午就給你媽媽把禮物送到了她的辦公室,我以爲是什幺好禮物呢,原來是
你的大雞巴呀!」

許樂道:「怎幺,不好嗎?」

樂敬衣笑道:「好,好,好,你媽媽的生日,你給她送去了你這個當兒子的
大雞巴,當然好了。我想你媽媽一定很激動。」

許樂笑道:「我沒有告訴我媽媽這是我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媽媽好像最近忙
得忘記了今天是她的生日,所以我根本也就沒有跟她說我的大雞巴和滿滿的精液
是送給她的生日禮物。」

樂敬衣道:「沒有告訴你媽媽也好,等晚上你再送她一回。不過……」

許樂問道:「不過什幺?」

樂敬衣道:「不過,臭小子,你中午已經把你的精液送給了你媽媽,什幺剛
才還射進我的屄裏這幺多?」說著,把放在陰部的手掌拿到了面前,只見她的手
掌中一大灘剛才許樂在她的陰道裏射精後流出來的精液。

許樂笑道:「這有什幺,奶奶你讓我再肏你的屄,我仍然能夠射出這幺多。


樂敬衣笑道:「好好好,等晚上再讓你肏,咱們現在趕快洗澡,要不一會兒
你媽媽就回來了。」

許樂點點頭道:「好,我們趕快洗澡。不過,我要和奶奶一起洗」

樂敬衣無奈地道:「好好好,剛肏完奶奶的屄還沒夠,反正你媽媽也快後來
了,我們抓緊時間趕快洗澡吧,就一起洗就一起洗吧。」

樂敬衣伸手試了試水溫,回頭對許樂道:「進去吧,水溫正合適。」

許樂道:「哦,好的,」說著,伸手扶著樂敬衣,「奶奶,小心些,當心別
摔著了。」

樂敬衣進了浴盆後,許樂也跟著奶奶進了浴盆。浴盆很大,可以同時裝下叁
個人一同洗澡。樂敬衣坐了下來,許樂卻沒有坐下,他站在樂敬衣的面前,仍然
挺翹的大雞巴正好對著她。

樂敬衣見許樂的大雞巴正對著自己的面前,還一顫一顫的,就笑道:「好孫
子,怎幺地,想讓奶奶給你用嘴洗雞巴嗎?」說著,她把許樂的雞巴含進了嘴裏


倪紅霞在離開洗澡間門口的時候正好聽到了兒子許樂與他奶奶樂敬衣的對話
,她這才猛然想起今天原來是自己的生日。

最近公司的業務特別多,已經把她忙得把自己的生日都忘記了,今天中午兒
子到自己辦公室把她按在辦公桌給肏了,當時她還以爲兒子是心血來潮到她辦公
室來肏她的屄是爲了刺激呢。現在看來,兒子是有預謀的,是專門來給自己送禮
物的,只是自己沒有想那幺多,兒子又沒有說而已。

想到兒子中午在自己的子宮了射精的感覺,倪紅霞的屄立刻又悸動起來,淫
水立刻從身體裏流了出來淌到了大腿上順著大腿往下流。

一想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爸爸、公公、婆婆,還有兒子要一起吃晚飯,倪
紅霞馬上去臥室換下廚的衣服準備生日晚餐。

換完下廚的衣服後,倪紅霞來到廚房開始忙著準備生日晚餐。她把上班時穿
的西服套裙脫下,換上了一套僅僅能夠蓋住屁股的吊帶連衣裙,裙子裏仍然什幺
也沒有穿,當她彎腰開始操作的時候,短裙的下擺就向上把她的半個屁股就都露
在了外面。但是,她根本就沒有感覺有什幺不對勁的,仍然十分麻利地在廚房忙
活著。

這時,門鈴突然響了起來,倪紅霞放下手裏的活,說了聲「來了。」從廚房
裏走了出來開門。當她打開房門時,她見到自己的父親倪匡印懷裏抱著一大束鮮
花站在門口,向她打著招呼,「咳,生日快樂!」

看著父親懷抱鮮花祝賀自己生日快樂,倪紅霞立刻高興地如同孩子一樣歡快
地近前一把抱住父親與父親擁抱在了一起。倪匡印抱著女兒成熟豐滿的身子,雙
手摟著她的纖腰順勢滑上了她的肥臀,在他女兒的屁股上隔著裙子溫柔地撫摩著


倪紅霞幸福地享受著父親的撫摩,紅唇吻上了父親倪匡印的臉頰,並且逐漸
來到了父親的嘴邊。倪匡印將嘴吻上了女兒倪紅霞嘴,父女二人的嘴親吻到了一
起,舌頭伸進了對方的嘴裏。

正在倪匡印和倪紅霞父女二人激動地擁吻在一起的時候,倪紅霞的公公許還
河辦完了公事來到了她的家裏。當他走到門口的時候,正看見兒媳倪紅霞與她的
父親倪匡印擁在一起,但是他並沒有打擾他們父女二人,而是悄悄地走到兩人的
身邊,從後面貼上了兒媳倪紅霞,雙手同時伸進了她的短裙裏面。

此時的倪紅霞正享受著父親倪匡印的擁吻,對公公的到來根本沒有意識到,
她正全心全意地享受著父親的擁吻,公公貼上了自己的身體對她來說就如同烈火
中加了一點乾柴而已,她的嘴中輕輕的哼出了聲音:「啊……爸爸,太好了,噢
……女兒……好愛你……」

倪匡印與女兒倪紅霞擁吻的同時感覺到了親家許還河貼上了女兒的身體,但
是他並沒有停止跟女兒的擁吻仍繼續吻著女兒柔軟的嘴唇,嘴中含混不清地說著
:「好女兒,爸爸好愛你呀……你公公……」

還沒有等倪紅霞明白過來,許還河誇張的聲音傳進了她的耳朵:「哦…我的
天, 原來我的好兒媳在跟她父親的時候連內褲也不穿吶!」

聽到了公公在自己身後的話語,倪紅霞才意識到公公貼上了自己的身體,公
公的雙手撫摩著自己的屁股蛋,雞巴隔著褲子頂上了自己沒有穿內褲的屁股後面
。于是,她放開摟著父親倪匡印脖子的左手,握住了公公許還河頂在自己屁股後
面的大雞巴,並緩慢地搓動著。

正在這個時候,樂敬衣和許樂祖孫倆從洗澡間裏走了出來。一擡頭,許樂看
見了站在門口把母親倪紅霞夾在中間的爺爺和外公叁人,許樂拉了一把樂敬衣道
:「奶奶你看!媽媽和爺爺、外公他們在幹什幺呢?」

聽到許樂的話,樂敬衣才注意到原來丈夫許還河正與親家倪匡印二人將兒媳
倪紅霞夾在中間,叁人在房門口淫猥自己的兒媳婦呢。不過對于這樣的事情她已
經是見怪不怪了,對丈夫和親家一起淫猥兒媳婦不但不生氣反而很高興。

她故意咳嗽了一聲,笑著說道:「你們叁人好大的膽子,居然在家門口就開
始親熱了!」

她的一聲咳嗽和話語才把叁人從陶醉中驚醒,倪紅霞紅著臉說道:「婆婆,
我們有些情不自禁了。」

許還河把雙手從兒媳婦倪紅霞的短裙裏抽出,轉身走到仍然牽著手的老婆樂
敬衣和孫子許樂的身邊,笑著說道:「老婆,怎幺一會兒的工夫就跟孫子幹上了
!」

轉頭對許樂道:「好孫子,奶奶的屄好玩嗎?跟你媽媽的屄比起來,誰的更
好一些?」

許樂伸手摟住了奶奶樂敬衣的腰姿,笑著答道:「奶奶的屄和媽媽的屄各有
千秋,肏起來自然是各有風味。」

許還河笑道:「臭小子,還滿會說話呢。不過,今天是你媽媽的生日,你可
要好好地「孝敬」你媽媽呀!」

許樂一本正經地答道:「當然要好好孝敬媽媽了。不過……」他將摟著奶奶
樂敬衣腰姿的胳膊緊了緊,說道:「孝敬媽媽也不能忘了「孝敬」奶奶呀!奶奶
,你說對不?」

樂敬衣笑道:「好,應該孝敬奶奶。但是今天是你媽媽的生日,還是好好「
孝敬」你媽媽才對。」

倪紅霞笑道:「今天雖然是我的生日,但是我兒子還依然要「孝敬」長輩。


這時,始終沒有說話的倪匡印左手抱著鮮花,右手摟著女兒倪紅霞,笑著說
道:「咱們誰也別爭孝敬不孝敬誰了,今天是紅霞的生日,咱們一起「孝敬」壽
星不就得了。」

許樂一聽外公的提議正合自己之意,于是大聲叫起好來,其他人也沒有什幺
意見,都隨聲附和表示同意。

這時,許樂說道:「爸爸和外婆、妹妹他們不知道什幺時候才回來?」

樂敬衣笑道:「怎幺許樂,想爸爸了?」

倪匡印笑著接口道:「許樂能想他爸爸嗎?他肯定是想外婆了?」

倪紅霞也笑著說道:「恐怕那還不止,他更想的應該是他妹妹晴晴。」

樂敬衣笑著對許樂道:「你也不用著急,他們很快就要回來了,估計就這幾
天就應該到了。」

許樂大聲說道:「奶奶你說的是真的嗎?真的這幾天他們就回來了嗎?」

倪紅霞一看兒子那興奮的樣子,就笑著說道:「看把我兒子興奮的,對,就
這幾天就回來了。」

許還河笑著問老婆樂敬衣道:「怎幺樣,她們倆都懷上了?」

倪紅霞笑著對父親倪匡印道:「恭喜爸爸了,我媽終于懷上她女婿的種子了
!」

倪匡印道:「這幺說,晴晴也懷上了!」

倪紅霞點頭道:「是,晴晴也懷上了,而且比我媽還早懷上了一個月呢。是
之說,預産期大約在明年的叁、四月份。」

許樂對倪紅霞說道:「媽媽,既然外婆和妹妹都懷上了爸爸的孩子,你是不
是也應該給我生個孩子呀。明年妹妹和外婆都生了孩子,而我這個當哥哥的卻還
沒有孩子,那多沒面子呀!」

許還河接過話來,笑著說道:「好孫子,讓奶奶給你生個孩子不就得了。」


許樂很認真地說道:「不,我不僅日奶奶給我生孩子,我更想讓媽媽給我生
孩子,而且也要讓外婆和妹妹都給我生孩子。」

許還河和倪匡印一聽許樂這樣說,就笑著誇獎道:「好孩子。」「好樣的。
」「有志氣。」

樂敬衣笑道:「好,奶奶一定給你生個孩子。這總行了吧!」

許樂轉頭又對母親倪紅霞問道:「媽媽你還沒有答應我呢!」

倪紅霞裝糊塗道:「你讓媽媽答應你什幺?」

許樂不依道:「兒子要媽媽答應給兒子生個孩子呀。」

倪紅霞笑道:「不就是給我的寶貝兒子生個孩子嗎!好!媽媽答應你了。」
然後,對大家說:「咱們就別在門口站著了,我要準備晚餐了。」說完,從父親
倪匡印的手裏接過鮮花,帶頭走進了屋裏,去準備晚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