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0发布:

赵孟姿

精彩内容:

今天J先生打電話給大吉說:「大吉,我在南投有在幫一位模特兒設計民宿,你現在人在台中,順便去南投幫我考察看看。」
大吉說:「好的老闆,不過那位模特兒是誰,有留下資料嗎?這樣要找人也比較方便。」J先生說:「你等我一下。」接著J先生就查資料于是說:「她叫趙孟姿,現在人也在南投,我等等傳她的賴給你,我也會告訴她。」

大吉說好後,過沒多久J先生果然傳趙孟姿的賴給大吉,而大吉台中忙一段落後直接開車去南投了。而到了南投後,大吉自言自語說:「老闆所說她在日月潭這邊,不曉得在哪裏,找找看好了。」大吉毫無目的在日月潭這邊尋找著,忽然聽到:「你的腿好長,可以讓我拍一下你的大腿嗎!」女生說:「你是誰阿?我又不認識你,你趕緊離開。」

大吉看到前方有一個男的正在跟一個女的拉扯,于是上前阻止說:「沒聽到對方說不要了,你還在這邊亂,不丟臉嗎!你是..」
只見這男子說:「要你管。」大吉說:「你是何立委的表弟何長空,你不是在台東,怎幺會跑來這邊。」想不到騷擾眼前女人的人居然就是何長空,更沒想到他跑到南投來了。

何長空冷哼說:「自從我表哥把我調去台東後,都沒派什幺任務給我,都派給阿強了,我當然瞞著他偷偷來到南投,沒想到一來就看到腿這幺長的美女了。」大吉說:「你別傻了,有我在你是不可能會得逞的。」何長空見情況不利負氣離開了。大吉說:「你沒事吧!」女生搖搖頭說:「沒事,還好有你救我,我叫趙孟姿,你呢?」

大吉說:「原來你就是趙孟姿,真是太巧了,我正在找你。」趙孟姿說:「找我?爲什幺?」大吉把事情說了一遍後趙孟姿說:「原來如此,那我們得碰面還真是個意外的巧合。」大吉說:「對阿!關于你要老闆設計的民宿是在哪邊呢?」趙孟姿說:「其實在日月潭和妖怪村之間有一塊土地,只要蓋的好,相信住在這民宿的人可以往這兩個地方走。」

大吉說:「不過來回應該還有段距離吧!」趙孟姿說:「我帶你去看看好了,或許你也有不同的意見。」大吉點點頭,于是往土地方向移動了。走了沒幾步後趙孟姿說:「你看就是前方那塊土地,前方有人。」大吉看著前方有兩個人,大吉說:「那兩個人一個是何長空,另一個是紐承澤,他們兩個怎幺會混在一起。」

兩人也看到大吉和趙孟姿,何長空說:「想不到我們剛分開沒多久又見面了,想通要讓我好好拍你的大腿了嗎?不過這次我還要仔細的看喔!」 紐承澤說:「孟姿,何先生是何立委的表弟,如果你跟著他,你會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看來紐承澤也被何立委給吸收到自己陣營了。

大吉說:「紐承澤,你自己的事情還沒解決,還有膽說這些事情,你真不怕受到報應。」紐承澤說:「放心,何立委已經幫我找好律師要幫我辯護了,所以我可以安全脫離。」趙孟姿說:「果然是同路人,說出來的話都是這幺的無恥,你們在這裏做什幺。」
何長空說:「我覺得這塊土地不錯,我想要買下來,帶一群小模來這邊讓我好好品嘗大腿的味道。」

大吉說:「看來你們兩個是打算偷偷買這土地不讓何立委知道就對了。」何長空說:「我不需要什幺事情都找我表哥,我自己也有錢可以買下來。」大吉說:「很抱歉,這塊土地我是不可能會讓給你們兩個的,你們還是死心吧!」
紐承澤說:「很囂張,但這塊土地早就有買主了,我們只要去找買主好好洽談,土地會到我們手上的。」
趙孟姿說:「那我可以告訴你,那個買主就是我,我已經有規劃了,我是不可能賣給你們兩個狼狽爲奸的壞人的。」

紐承澤說:「孟姿,這種土地不是你可以碰的,還是讓給我們,不管要多少錢我們都會付給你的,只要你賣給我們。」
「不可能,請回吧!」趙孟姿是真的怒了,兩人也見情況僵持不下冷哼一聲就離開了。大吉說:「紐承澤居然會根他們混在一起,這倒是出乎意外。」

趙孟姿說:「聽說他拍攝電影的時候,就有一筆錢了,但金錢來源他卻交代不清不楚的,看樣子應該就是何立委給他的。」
大吉說:「恩,這件事情我會先告訴我老闆,我們先來這邊四處看看。」兩人在這土地附近周圍四處看看,也聊了許多,趙孟姿也對大吉印象非常良好。

在南投飯店裏面何長空和紐承澤兩人回來了之後,今天受到的氣沒地方發,紐承澤怒氣說:「趙孟姿真不知好歹,以爲有幾分姿色就這樣囂張下去了。」何長空說:「J先生等人屢屢壞事,現在土地也要跟我們搶,無論如何這次我一定要成功,我也要征服趙孟姿,讓她知道不是什幺人都可以惹得,女人就乖乖在床上服伺男人就好。」

紐承澤說:「那你有什幺好計策?」何長空從櫃子上面拿出一罐瓶子出來說:「這一罐就是我用來對付趙孟姿的秘密武器。」
紐承澤說:「那是什幺?春藥嗎?」何長空說:「沒錯,但不是一般春藥。」紐承澤更好奇的說:「難道這春藥有什幺特別的?說來聽聽看,我也很好奇。」

何長空淫笑說:「這罐春藥裏面的藥丸只要服用一顆,就可以讓女人在半小時內全身慾火焚身,陰道發癢,很想被插,就算在大衆面前也會展現出那下流的一面,加上這裏面還含有增加利尿、淫水和精液等成分、要解除藥效至少也要高潮四次才有辦法解除那春藥的藥效。

男生服用的話肉棒也是會搔癢難耐,插一次覺得不夠,至少也要兩次才能解除,這一點在之前我買通吉爸在士林的朋友,將一顆藥丸放在他家,辯稱是爲他命讓他服用下去,效果非常良好,至于女人我在台東認識的一些小模也讓她們服用過,得到我想要的效果,所以我稱這春藥爲淫慾。」

紐承澤說:「既然長空發明了這個藥丸,那幺趙孟姿服用了之後可不可以也讓我參一腳,她那身材我也垂涎已久,也想一親芳澤。」
何長空說:「我明白你的意思,現在就是要找個時機讓她服用下去。」兩人就開始在想辦法要讓趙孟姿服下那個淫慾春藥了。
黃昏時段,兩人土地看得差不多了,趙孟姿說:「看完了之後有什幺規劃嗎?」大吉說:「有一點,我先回民宿將我想的寫出來。」

趙孟姿說:「所以我們要在這裏分道揚镳了嗎?」看樣子趙孟姿捨不得根大吉分開,大吉說:「你住飯店麻?還是旅館?」
趙孟姿說:「我住民宿,畢竟我想要開一間民宿,所以想要了解民宿的一些風格。」大吉說:「原來如此,那我跟你回民宿。」
趙孟姿開心點點頭,于是兩人開心回到民宿。

趙孟姿所住的民宿離妖怪村很近,卻離日月潭有一段距離,而妖怪村這邊又靠近溪頭,一路上大吉看著周圍有一些想法,回到了民宿後,民宿老闆說:「孟姿,回來了阿!這位是….」趙孟姿說:「他叫大吉,是我的朋友。」民宿老闆說:「大吉你好。」
大吉回說:「老闆好。」趙孟姿說:「今天依然沒什幺客人嗎?」民宿老闆說:「對阿!誰叫現在民宿有些福利比較好,沒人往這裏來。」 大吉說:「這間民宿怎幺了嗎?」

從趙孟姿和民宿老闆口中得知,因爲最近民宿都推出不管住哪邊都會有優惠方案,甚至有些民宿會有門票招待卷、有些老闆還會親自開車載著來住的房客去其他景點走走,房間設備更是齊全,而趙孟姿現在所住的民宿房間比較老舊、早餐也只有吐司、稀飯配牛奶,而這裏要往日月潭還有一段距離,去妖怪村還有步行二十分,許多住房的房客都認爲不方便。

而趙孟姿只要假日都住在這邊,根民宿老闆也算認識了,也知道老闆的苦,因爲在這樣下去就沒有收入面臨收掉危機,也因爲這樣她想要幫老闆度過這個危機,四處看看才找到附近土地,將這塊土地蓋好新的民宿或許可以改變老闆的困境,大吉聽完後說:「原來是這樣,我會跟J老闆討論好的,不會讓這間民宿收掉。」

大吉說:「我先去附近看看這裏跟那塊土地可以做什幺樣的連結。」趙孟姿說:「要我陪你去嗎?」大吉說:「你忙了一天好好休息。」
趙孟姿點點頭,大吉就走出門了。民宿老闆說:「你也去休息吧!」趙孟姿恩了一聲後就回房間了,老闆也準備去廚房煮晚餐了。
在外面聽到一切的何長空和紐承澤知道機會來了,比老闆更快一步去廚房。

紐承澤說:「長空,那我們現在該怎幺做?」何長空說:「那邊有煮一鍋湯,只要將藥丸融入湯底就好了。」紐承澤點點頭,將藥丸拿了出來,把一顆藥丸丟進湯裏面後兩人就偷偷離開朵在民宿裏面觀看成果了。傍晚時分,大吉也跟著趙孟姿和民宿老闆吃晚餐,民宿老闆說:「這清湯是我自己做的,你們嚐嚐看。」趙孟姿喝了清湯後說:「這清湯好好喝喔!」

大吉說:「我也來喝。」當大吉要喝的時候,手機鈴聲響起,他先去外面接電話,民宿老闆也喝了湯,兩人完全不曉得危機正在逼近中。「我的身體怎會這幺熱,全身好養阿!」不到一分鍾慾望春藥藥效發作,趙孟姿全身發癢發燙,民宿老闆也說:「我的身體也一樣,那裏變得好硬好養,怎幺會這樣。」

「趙孟姿,終于等到你藥效發作的時候了。」紐承澤和何長空一臉淫笑從外面走進來,民宿老闆說:「你們是怎幺進來的?」
「碰!閉嘴。」何長空一拳老闆肚子打下去,「嗚!我的肚子。」民宿老闆在地上打滾,紐承澤將他綁起來,趙孟姿驚慌的說:「你們兩個做了什幺?」何長空說:「沒什幺,只不過要你聽話一點而已。」兩人步步逼近,民宿老闆說:「快逃。」

趙孟姿起身想要逃離,紐承澤從後面熊抱住她淫笑說:「要逃,逃去哪,這裏沒有人可以救你們,今晚好好服從我們兩個。」
「你….你放手。」趙孟姿一直掙紮,但無奈身體現在都慾火,打下去如蚊子一樣對兩個男人來說不痛不癢,何長空和紐承澤一前一後把趙孟姿抓住,何長空說:「過了今晚,你就是我的了,到時候土地你就會親自交給我了。」

「孟姿,你們這兩個壞人快放開他。」民宿老闆不斷嘶吼,但這兩人哪會聽他的話,何長空說:「老闆,我就在你面前幹她,聽看看她是如何從一個螢幕前的女人變成一個淫蕩的女人。」何長空準備脫下褲子,大吉講完電話走進來看到後喝著:「何長空、紐承澤,你們兩個真不是人。」

「阻止他。」何長空命令下,紐承澤說:「今晚趙孟姿是我們的,你誰也救不了。」大吉握緊拳頭斥喝:「你們兩個真是天理難容。」一拳猛往紐成則臉上打下去,何長空怒斥:「你們一直壞我好事,今晚就先解決你。」何長空和紐承澤開始攻擊大吉,但大吉哪是輕而易舉之輩,拿起桌上清湯往兩人撥下去。

「好燙,唉呀!燙死我了。」兩人被清湯撥到,何長空和紐承澤心知不妙趕緊離開,大吉說:「真是一群可惡的人,你們沒事吧!」
「好熱,大吉,我全身都好熱好養,受不了了。」受到慾望春藥效果,趙孟姿無法在堅持住了,直接把大吉撲倒往他嘴上親過去,大吉也很訝異,但從她的表情就看得出來,應該是被下藥了。

民宿老闆也看得傻了,從來沒看過趙孟姿這樣過,趙孟姿說:「全身好養,好熱,我好想要阿!」大吉說:「我知道了。」大吉把趙孟姿衣服和褲子都脫下來後,躺在椅子上,大吉將她大腿打開後開始用舌頭舔起她的小穴,被舔小穴的趙孟姿開始發出呻吟聲了,民宿老闆看了肉棒變得更硬了。

「嗯哼…….歐歐歐歐…….好養,那裏被舔的好養,好熱阿……..嗯哼嗯哼……..大吉,你把人家那裏舔的好養好熱,那邊都濕了阿…..歐歐歐歐……這樣子舔人家會受不了,會養死的阿……身體越來越熱了,好想要更多…….嗯哼嗯哼…….阿阿阿阿阿…….那裏被舔的好濕….快要尿出去了」

大吉說:「孟姿,這裏很濕喔!」趙孟姿說:「大吉,人家還想要。」大吉說:「好,可是你看民宿老闆也看我們兩個這樣肉棒都硬了。」趙孟姿看到民宿老闆肉棒也都硬了,也看到大吉的肉棒,于是說:「那老闆也一起來搞孟姿。」民宿老闆說:「可以嗎?」
大吉說:「可以,你也垂涎已久了吧!」大吉幫老板鬆綁繩子,連民宿老闆也一起加入戰局。

把趙孟姿帶進去房間裏面後,大吉躺下去舔著趙孟姿小穴,民宿老闆則是舔著奶頭,一上一下舔著她的敏感部位讓趙孟姿叫聲更加淫蕩,民宿老闆邊舔邊說:「孟姿,你奶頭都硬了,我來舔你奶頭,看能不能噴出奶水出來。」

「喔喔喔喔…….大吉和老闆都舔我好敏感的地方,孟姿會受不了阿……..被舔的好養,好熱阿…….奶頭都被舔的好硬阿…….阿阿阿阿…..歐歐歐…..不要在舔人家了…..人家會受不了,會養死的阿…….阿阿阿阿…….歐歐歐歐…….好養,熱死了阿……嗯哼嗯哼……受不了….歐歐歐歐」

被兩個男人舔的部位都很敏感讓趙孟姿叫聲更淫,但隨著慾望春藥效果越來越厲害,趙孟姿也越來越渴望肉棒被插了。
大吉說:「孟姿,想要了嗎?」趙孟姿說:「要,想要很久了。」民宿老闆說:「那這樣我先來,我的肉棒快養死了。」
民宿老闆走到趙孟姿後面肉棒插進去,趙孟姿站起來抱著大吉親吻,民宿老闆說:「孟姿,終于幹到你了。」
然後開始用力抽插著趙孟姿的小穴。

「喔阿阿喔…….老闆的肉棒好硬好大,小穴都塞滿了……..阿阿阿阿阿……好用力,幹得好用力阿…….嗯哼嗯哼……歐歐歐歐…..老闆,在更用力幹著我的小穴,小穴快養死了…….阿阿阿阿…….好棒,老闆的肉棒好棒阿……孟姿被插的好爽,被幹的好爽……嗯哼….歐歐歐歐……阿阿阿阿阿」

「老闆的肉棒好大好粗,把孟姿的小穴插的好爽阿……好棒阿,老闆在繼續插著我的小穴,孟姿還想要阿…….嗚阿嗚阿……歐歐歐….好爽,棒死了阿…….阿阿阿阿……老闆比剛才更用力了…….歐歐歐歐……阿阿阿阿…….好爽,好棒阿…...好想要,在給孟姿更多….唉阿唉阿阿」

民宿老闆說:「孟姿吃了春藥後變的可真下流淫蕩,不過都我插對大吉不好意思,現在換大吉來插你了。」民宿老闆將肉棒抽出來後,大吉拉著趙孟姿雙手,將她壓在牆壁邊開始抽插著小穴,兩人繼續激吻著,大吉還舔著奶頭,而民宿老闆也看著趙孟姿大腿說:「孟姿,你的大腿還真美麗,難怪剛剛那個人一直看你的大腿,讓我用舌頭好好品嘗你的大腿和腳部這邊。」民宿老闆開始往後面舔著趙孟姿的大腿,讓趙孟姿現在就很淫蕩,現在更蕩了。

「老闆不要舔人家大腿,好養阿…..大腿都是你的口水,人家被你舔到養得受不了…….歐歐歐歐…….阿阿阿阿……..換大吉的肉棒插進去我的小穴了,好粗好硬阿……歐歐歐歐……阿阿阿阿…….好爽,大吉和老闆的肉棒把人家幹的好爽……嗯哼……技術真好阿…..歐歐歐歐…….阿阿阿阿」

「人家腳趾頭被老闆舔的好養,受不了阿…….阿阿阿阿…….肉棒好粗好壯,孟姿的小穴被大吉的肉棒幹的好爽,好棒阿…..還想要你的肉棒,你們的肉棒人家都好想要……..用力幹我,在給孟姿更多阿…….喔阿喔喔喔…….歐歐歐歐……用力抽插我小穴,好想要阿……唉阿唉阿」

大吉說:「這是什幺樣的春藥,可以讓人變的這幺淫蕩,孟姿變得太下流了。」趙孟姿說:「大吉、老闆,人家還想要,全身好熱阿!」老闆說:「兩根肉棒都在你面前了,你想要哪一根?」趙孟姿說:「兩根都想要,一根可以插屁眼,一根插小穴。」大吉和老闆互看一眼,大吉抱著趙孟姿躺在床上,大吉在床上繼續用肉棒插著她小穴,民宿老闆則是插著屁眼,兩根肉棒夾擊讓趙孟姿更加淫蕩。

「歐歐歐歐…….阿阿阿阿…….好棒,好爽阿…….兩根肉棒都在孟姿的小穴和屁眼幹著,好爽阿…….老闆根大吉都好用力幹著我……阿阿阿阿……歐歐歐歐……在來,在用力幹人家的小穴和屁眼,在繼續幹我阿……歐歐歐歐…….阿阿阿……..喔喔喔喔…….爽死我了,孟姿好爽,棒死了阿」

「幹得好用力,你們的肉棒幹得好用力,孟姿被你們兩個人的肉棒幹的好爽阿……..阿阿阿阿…….歐歐歐…….小穴根屁眼好爽,這種抽插的快感人家好爽阿……棒死了阿……嗚啊嗚阿…….嗯哼嗯哼阿…….好用力,小穴都快不養了…….歐歐歐歐…..好爽,爽死人家了阿……在更用力幹我…..阿阿阿阿.」

「喔喔喔喔喔…….阿阿阿……..好用力,大吉和老闆的肉棒好粗好硬,幹的我好爽阿……棒死了,在繼續來…….阿阿阿阿……爽死我了,在用力幹我……不要停,不要停下來…….歐歐歐歐……阿阿阿……..好爽,人家爽到受不了…….嗚啊嗚阿…….要去了…..我要高潮了…..阿阿阿…..去了….高潮了」

老闆說:「好棒,好爽阿,我射在你的屁眼裏面。」民宿老闆將精液射在趙孟姿的屁眼裏面,大吉則是射在身體上,大吉說:「幫我們兩個清理肉棒。」趙孟姿于是用手握著兩根肉棒用舌頭舔著,然後老闆就先離開房間了,大吉和趙孟姿也累到躺在床上睡著了。

隔天翠日,紐承澤和何長空在民宿裏面走出來,裏面躺著叁個小模,何長空說:「可惡的大吉,每次最後得逞時刻一直壞事,把春藥融入到湯裏面,結果他卻用湯撥我們,害我們昨晚養個不停,才弄幾個小模來陪睡。」紐承澤說:「可是這些小模也很正點。」
何長空說:「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縱使這些人在不錯,也比不上我看上那些女人,但偏偏沒一個得手的。」

紐承澤說:「所以當務之急必須先把大吉解決掉,這樣要得到趙孟姿才方便。」何長空說:「這需要你提醒,還是你有好方法?」
紐承澤說:「他們不是想要那塊土地,如果我們在那塊土地動手腳,讓他們命喪那裏。」何長空說:「有意思,我們來計畫一下。」
于是兩人計畫著要除掉大吉的計劃,真是歹毒的兩個人。

然後在民宿這邊,今天大吉和趙孟姿兩個人來到妖怪村這邊,大吉說:「這裏離日月潭早說也有半個小時至四十分的路程,如果在新民宿這邊做一個乘坐接駁車的方式就會有所改善,這也是我昨天一直在思考新民宿的運作方案其中之一,孟姿你覺得如何?」

大吉說了自己的方法後詢問趙孟姿的意見,但趙孟姿卻魂不守舍的,大吉說:「孟姿,你還好嗎?」大吉繼續叫著她,她才回過神來說:「怎幺了嗎?」大吉把自己想法說了一遍,趙孟姿說:「我覺得你的建議不錯,可是也要根接駁車的公司商量好,這也是一個問題。」大吉說:「如果確定的話,到時候再來說就好了。」趙孟姿點點頭,大吉說:「你身體不舒服嗎?」

趙孟姿說:「沒有,只是想其他事情而已。」大吉說:「那就好。」兩人走著走著趙孟姿回想昨晚的事情暗想:「雖然是被下藥,但昨晚那個感覺我卻覺得好想再來一次,被兩個男人這樣子抽插我覺得好棒,爲什幺好想要在繼續來一次,我怎幺了。」趙孟姿回想昨晚和兩個男人做愛的畫面,讓她深刻回想著,還想要在來一次。當走到昨天看到的那塊土地時,紐承澤和何長空在那裏,大吉說:「你們兩個居然還來這裏,是對土地念念不忘嗎?」紐承澤看到趙孟姿都露出那種淫穢的笑容,讓趙孟姿非常鄙視。

何長空說:「別誤會了,我們打算放棄這塊土地了,因爲我知道在怎幺爭也無法贏,所以乾脆放棄了。」「放棄了,有這幺簡單。」大吉覺得這裏面不單純對兩人一直戒備著,大吉說:「你們兩個沒那幺簡單就放棄土地吧!或者說妳們有什幺樣的條件?」
何長空說;「我們確實有條件,條件就是要你們死。」說完後好幾個流氓出來開始攻擊大吉。

「你們這兩個小人。」大吉非常怒氣,趙孟姿在一旁非常緊張著說:「大吉小心。」五個人攻擊一個人太過卑鄙,但這裏根本沒有人會來,雙手難敵十手臂,棒棍、拳頭樣樣來攻擊著大吉,大吉逐漸被逼到土地中間,趙孟姿緊張說:「到底要怎樣你們才會放過他?」紐承澤說:「今天就是他的死期,無論如何我們都不會縱虎歸山。」

大吉說:「孟姿,你快逃。」「可是你…..」趙孟姿擔心大吉,所以一直無法離開。何長空說:「等他死後,你就是我的了。」
趙孟姿說:「你這樣說什幺意思。」何長空一臉奸笑,然後這些流氓看到大吉進入土地中間後都紛紛退後,大吉暗想:「爲什幺他們看到我逼到這裏就後退,難道土地中間有問題!」

「給我放。」何長空一句令下,挖土機開過來,將裏面的廢材棄物往這塊土地丟,連大吉都快被活埋了。大吉怒氣說:「原來這才是你的目的。」紐承澤說:「你以爲只有放這些廢棄物而已這幺簡單。」趙孟姿哭著淚水說:「你們還想怎幺樣。」何長空拿出打火機根報紙出來,在報紙上點起火焰後丟進廢棄物,接著開始起火了,大吉整個人被活埋在裏面無法出來。

趙孟姿生氣說:「你們居然要他死,在這土地放火,這樣土地無法在使用了。」何長空說:「這就是我的目的,放棄一塊土地而讓大吉死,讓他後悔與我作對,我覺得很劃算。」火勢越來越大,趙孟姿急忙打電話找民宿老闆過來支援。「灑!」這時候有人拿一桶水將原本大火澆熄了一小部分,趙孟姿說:「是老闆嗎?」

民宿老闆來救援了,問說:「大吉在哪裏?」趙孟姿比了中間的地方,老闆就進去找人,何長空說:「紐承澤,阻止他。」紐承澤趕緊阻止民宿老闆,民宿老闆說:「你當我吃素的。」民宿老闆一個後腿朝他正中間踢過去「唉呀!我的命根子。」紐承澤被踢中正中間,整個人在地上打滾,于是他趕緊進去裏面把大吉救出來。

過不了多久終于把受傷的大吉救出來,準備帶走,何長空說:「想把他帶走,不可能。」何長空拿起地上木棍想要重重攻擊大吉,大吉下意識閃過然後一拳打中何長空肚子,何長空被擊退後掉進土地中間,「我的肚子,好痛。」民宿老闆說:「我們走吧!」
民宿老闆不想管何長空的事情,帶著趙孟姿和大吉離開,何長空氣急敗壞說:「別想走。」

當何長空想要起身,但原本澆熄的火焰卻因爲何長空不小心將殘余的報紙丟進那小小火焰裏面,又開始起大火了。何長空驚訝說:「紐承澤,快救我。」大火又開始燒了,比剛才更大,紐承澤說:「水,哪裏有水。」他四找水,但都沒有水,「咻!」沒想到又起風助火勢更大,何長空完全躲不過這滔天大火,「不!」最後一聲不,何長空已經被燒死在這自己親手設的局裏面了。

紐承澤害怕說:「完蛋了,長空被燒死了,萬一讓立委知道的話我會出事的,還是趕緊先逃離這裏,他的手機也帶走。」
害怕何立委報複的紐承澤把何長空的手機帶走,遠離南投這裏。而在民宿這邊,把大吉帶回民宿後開始療傷,趙孟姿也一直照顧他,大吉說:「放心吧!這點傷不要緊得,只是那塊土地受到廢棄物根大火,恐怕也不能用了。」

趙孟姿說:「土地的事情我們可以在想想辦法,但你的傷真的不要緊嗎?」大吉說:「不要緊,自從跟著j老闆後我都有在健身,所以這點傷還不會怎幺樣。」趙孟姿點點頭,接著在兩天內大吉都在民宿療傷,傷也好的差不多了。今天民宿老闆從外面回來,手上拿著一個藥罐,趙孟姿問說:「老闆,那是什幺?」

民宿老闆說:「我也不知道,這個是另一間民宿老闆拿給我的,說是之前房客退房沒有拿走的,應該是維他命,所以就送我了。」
「原來如此。」民宿老闆說:「你要吃一顆嗎?」趙孟姿說:「好阿!」老闆拿一個藥丸給她吃,接著老闆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而大吉也下樓拿倒水來喝。

「身體怎幺會這幺熱,跟前幾天感覺一樣。」趙孟姿突然覺得身體狀況跟前幾天狀況一樣,趙孟姿暗想:「好養,好熱阿!」熱到發情的趙孟姿對著桌角開始蹭著自己的陰道。「嗯哼……嗯哼…..好熱,好養,好想要阿……..歐歐歐…..爲什幺會這樣子….嗯哼」
趙孟姿不斷自慰,大吉和民宿老闆聽到奇怪聲音都走去廚房看,兩人看到趙孟姿在自慰後問說:「孟姿,你在做什幺?」
趙孟姿一臉發情的說:「不知道爲什幺,人家身體好熱,受不了阿!好想要阿!」

大吉說:「你這狀況跟前幾天是一樣的,是吃了春藥嗎?」趙孟姿說:「我也不知道,剛剛只吃了老闆給我的維他命而已。」
民宿老闆說:「就是這一罐。」老闆拿出剛剛的藥罐出來,趙孟姿說:「不要管那個,大吉,老闆,人家受不了,想要你們的肉棒。」 兩人看到趙孟姿那樣,說不動心是騙人的,大吉說:「不過這一次不是單純插你而已喔!」

民宿老闆奸笑的拿出繩子將趙孟姿全身都綁著,然後拿出手指電動棒出來,朝著趙孟姿小穴插進去後,開始抽插,而兩人也拿跳蛋出來,在趙孟姿身體上用跳蛋玩弄著,還用舌頭舔著她得身體,弄得趙孟姿叫聲淫蕩,身體扭動更加迷人,民宿老闆說:「孟姿這樣動,每個男人都會被你迷倒。」大吉說:「讓我們徹底讓你爽吧!」趙孟姿說:「拜託你們玩弄孟姿,讓孟姿爽。」接著兩個男人開始玩著趙孟姿。

「歐歐歐歐…….喔喔喔…….跳蛋在人家胸部這邊跳動著,好舒服好爽阿……老闆和大吉都舔我脖子和耳朵好敏感,孟姿好養受不了阿…..全身好熱,好想要更多,想要你們繼續玩弄孟姿……..喔喔喔喔……歐歐歐…….好爽,孟姿好爽阿…….棒死了……阿阿阿阿….歐歐歐歐……好爽,爽死人家了」

「小穴被手指電動棒插的好爽,速度好快阿…….歐歐歐歐…….喔喔喔喔……..棒死了,但人家想要更多,想要你們的肉棒……阿阿阿…..歐歐歐歐歐……棒死了…..不要舔人家腋下,會受不了阿……喔喔阿阿……爽死我了阿……小穴被電動棒搞的好爽……歐歐歐….嗯哼…….棒死了,在繼續玩弄孟姿…..歐歐歐」

民宿老闆說:「看到孟姿這樣我的肉棒都硬了,但現在還不是插你的時候,我跟大吉都還沒有玩夠你的身體。」
趙孟姿說:「只要有你們的肉棒,人家可以讓你們玩,身體熱到受不了阿!」大吉說:「真是一個淫蕩的女模,更是下流。」
趙孟姿說:「人家就是下流,才喜歡被你們兩個男人玩弄著,孟姿是淫蕩的女人。」

接著大吉把更粗的電動棒放在餐桌上,然後說:「孟姿,去餐桌上用你的小穴插那根電動棒。」趙孟姿恩了一聲後,爬到餐桌上對準電動棒後整個人蹲下去,小穴插進去電動棒後開始抽插,趙孟姿也上下抽動著,大吉和民宿老闆都看著趙孟姿在餐桌上的淫樣。

「好大根的電動棒,插的好深阿…….歐歐歐歐……..阿阿阿…….好爽,好棒阿…..嗯哼恩哼…….好爽,電動棒把孟姿搞得好爽阿…..阿阿阿…..棒死了,好爽阿……ㄜ阿……好快阿….電動棒速度比剛才更快了…….歐歐歐歐……你們兩個不要這樣子看著人家,好丟臉阿……看人家的淫樣,丟臉死了」

「唉阿唉阿阿……雖然被你們看著,可是人家小穴離不開電動棒…….歐歐歐歐…….棒死了阿…….阿阿阿阿……人家想要更多,想要你們的肉棒…..歐歐歐歐……孟姿好爽,被電動棒搞的好爽,還想要更多阿…..人家會受不了阿……阿阿阿阿…..歐歐歐……爽死人家了阿…..嗯哼嗯哼…..歐歐….尿噴出來了」

受到淫慾春藥效果影響,趙孟姿被電動棒抽插到整個尿都噴出來了,連電動棒都掉出來,趙孟姿說:「人家噴尿了。」
民宿老闆說:「孟姿,你尿在廚房,等等清理會很麻煩的。」趙孟姿說:「對不起,但忍不住。」民宿老闆說:「沒關係,反正等等會處理的。」

被繩子綁住的趙孟姿走下來餐桌後,整個人趴在餐桌上,大吉說:「小穴濕成這樣了。」趙孟姿說:「要插了嗎?」「怎幺可能。」兩人有默契的回答著,民宿老闆說:「等等會讓你更爽的。」大吉和民宿老闆兩人都用手指插進去小穴和屁眼裏面,趙孟姿叫聲更蕩,胸部蹭著桌子淫蕩動著。

「嗚阿嗚阿…….阿阿阿阿……..好爽,我的屁眼和小穴兩根手指在裏面抽插著,手指搞得我好爽阿……..歐歐歐歐……阿阿阿阿…..棒死了,孟姿好爽阿….在繼續搞孟姿……歐歐歐……阿阿阿阿……爽死我了…..嗯哼嗯哼….棒死了,在繼續搞我….雖然是手指,但也搞得我好爽阿…..歐歐歐歐」

「喔喔喔喔喔…….換手指了,棒死了…..小穴和屁眼都好爽,被你們的手指搞得好爽阿……歐歐歐歐……阿阿阿阿…….但人家還想要更多不一樣的……歐歐歐……..阿阿阿阿阿…..好爽,棒死了阿…..好想要肉棒,人家想要你們的肉棒…..唉阿唉阿阿…..喔喔喔….爽死我了…..歐歐歐歐」

「啪!叫沒幾聲就想要肉棒,真是個淫蕩的女模。」大吉用力打她的屁股,趙孟姿叫得更淫了,趙孟姿說:「打得好有感覺。」
民宿老闆說:「這幺喜歡被打屁股。」趙孟姿說:「不….不是這樣…」 「啪!啪!」還沒說完大吉和民宿老闆左右兩邊打趙孟姿的屁股,打越響叫越大聲。大吉說:「現在帶去房間好了。」民宿老闆將綁著的趙孟姿以狗爬行方式帶回房間。

進去房間裏面後民宿老闆說:「大吉,由我先插吧!我女兒快回來了,等等還要去接她。」「好。」大吉同意,然後老闆架起趙孟姿的身體,肉棒插進去小穴裏面,大吉則在前面舔著趙孟姿的奶頭,淫蕩姿勢配合發情叫聲讓兩個男人將趙孟姿搞得很爽,趙孟姿說:「肉棒進來了,孟姿被玩弄得好爽。」民宿老闆說:「看我幹死你,淫蕩的孟姿。」民宿老闆開始用力幹著趙孟姿。

「阿阿阿阿…..歐歐歐歐……肉棒終于插進去孟姿的小穴了,老闆的肉棒好粗好硬阿……..歐歐歐歐……阿阿阿阿……孟姿好爽,棒死了….在更用力幹我,用你的肉棒繼續幹著孟姿,不要停下來……阿阿阿阿……棒死了,繼續幹我,人家想要更多肉棒阿…..阿阿阿阿…..好爽,爽死我了」

「孟姿被幹的好爽,人家還想要更多你們的肉棒阿…….阿阿阿阿…….歐歐歐歐…….好爽,爽死我了阿……嗯哼嗯哼…….肉棒好硬,老闆的肉棒好硬,孟姿被幹的好爽阿…..棒死了,但人家還想要更多阿…..嗯哼……阿阿阿阿…..淫水流出來了…..比上次還多….嗯哼….阿阿阿阿……好爽阿….棒死了」

趙孟姿被民宿老闆肉棒插的叫不停,大吉不斷舔著趙孟姿奶頭,讓她更淫蕩,接著民宿老闆把趙孟姿丟去床上後,將她大腿擡高說:「現在我會更用力幹你,到你高潮爲止。」肉棒繼續插進去後不斷親吻著她的脖子,雙手用力摸著她的胸部,趙孟姿淫叫不停。

「好用力,老闆插的比剛才還用力阿…….歐歐歐歐……好爽,孟姿被肉棒幹的好爽阿……爽死我了,胸部被你的雙手摸的好舒服,好爽阿……唉唉唉阿……好敏感,你親吻我的脖子讓人家好敏感阿……歐歐歐歐……肉棒把孟姿幹的好爽……阿阿阿…..還想要更多阿….嗯哼…..歐歐歐歐歐」

「喔喔喔喔…….好爽,爽死我了阿…..孟姿好爽,棒死了…..在更用力幹我,你的硬肉棒在用力幹人家小穴…….歐歐歐歐…..阿阿阿阿…..孟姿被你的大肉棒幹的好爽…..不要停下來……一阿伊阿…….喔喔喔喔……老闆,孟姿好爽阿……嗯哼嗯哼….要去了….要高潮了…阿阿阿」

民宿老闆說:「高潮了,爽死我了。」民宿老闆終于讓趙孟姿高潮了,高潮後老闆說:「我先去帶我女兒。」大吉點點頭,老闆穿完衣服後就離開民宿了。趙孟姿淫樣的說:「還要,我還要肉棒。」大吉說:「接下來換我了。」趙孟姿說:「好棒,又有一根肉棒。」趙孟姿雙膝跪地,大吉往後面朝她小穴插進去,拉著她得雙手開始抽插。大吉說:「輪到我幹你了。」
趙孟姿說:「好棒,繼續用力幹我小穴。」大吉開始抽插她的小穴。

「大吉的肉棒跟老闆一樣好粗好硬,把孟姿小穴都插滿了,雙手被拉著,抽插速度好快阿…….阿阿阿阿……..嗚阿嗚阿……好爽,人家好棒阿……歐歐歐歐…..好用力,小穴被肉棒幹的好爽阿……喔喔喔喔喔…..大吉的肉棒把人家幹的好爽阿….在給我更多,不要停下來阿……唉阿唉阿…..歐歐歐歐」

「喔喔喔喔…….爽死我了,好棒阿……阿阿阿阿…..人家真是淫蕩,被兩個男人這樣子玩弄,覺得好爽…..但人家就是喜歡……歐歐歐歐…..阿阿阿阿……棒死了,在用力幹我…..歐歐歐歐…..不要停下來…..大吉,求你不要停….繼續幹我這個淫蕩的女人……阿阿阿….歐歐歐歐…..爽死孟姿了」

大吉說:「孟姿,服用春藥後本性都露出來了,好像欲求不滿的女人一樣,被兩個男人這樣子玩弄覺得很爽。」
趙孟姿說:「因爲你們把人家搞得好爽,才會喜歡上被你們玩弄著。」大吉淫笑著,接著趙孟姿躺在床上後,肉棒繼續狂插小穴,接著激吻然後舔著她的腋下和奶頭等部位,讓她更淫蕩。

「好癢,腋下被舔的好癢…….歐歐歐歐……好養阿,奶頭也舔得受不了…….阿阿阿阿……好棒,你的肉棒把人家幹的好爽阿….棒死了,好用力,人家被你的肉棒幹的好爽阿……喔喔喔喔……好爽,奶頭被舔的好爽…..棒死了……歐歐歐歐……在繼續用你的肉棒幹我,不要停下來……阿阿阿」

「幹死我,用你的肉棒幹死我這個淫蕩的女人,在給我更多阿……歐歐歐歐……阿阿阿阿……我是個淫蕩的女模,所以很欠幹…..阿阿阿阿…….人家想要你的肉棒,不要停下來阿……歐歐歐歐……好爽,爽死我了……棒死了,大吉的肉棒把孟姿幹的好爽…..歐歐歐歐……爽死我了阿」

「孟姿好爽,被你的肉棒幹的好爽阿……阿阿阿阿阿…….好用力,好爽阿……歐歐歐歐……嗯哼……..淫水又流出來了…..阿阿阿…..大吉的舌頭一直舔人家敏感部位,人家受不了阿……阿阿阿…….歐歐歐歐……要去了,大吉….我要高潮了…….阿阿阿…..高潮…..又高潮了阿」

大吉又讓趙孟姿高潮了一次,藥效才緩緩減弱許多,但臉上還是有一些紅潤,大吉說:「還想要嗎?」趙孟姿點點頭,然後兩人又在床上激戰了一小時,趙孟姿都高潮兩次才結束,大吉也沒體力了。過了許久,樓下只聽到一個女孩聲音說:「爸,廚房怎幺這幺亂,我一陣子沒回來,你都沒有好好整理喔!」

民宿老闆說:「女兒,今天有一些狀況,不是我故意弄亂的。」躺在床上的趙孟姿說:「老闆的女兒回來了,我們趕緊穿上衣服。」
大吉穿上衣服後暗想:「奇怪,那個聲音好耳熟。」兩人穿完衣服走去樓下後,民宿老闆說:「你們怎幺走下來了。」女孩一看到大吉說:「大吉,你怎幺在這裏?」大吉說:「小淨,你怎幺在這裏?老闆說要去帶他女兒,難道就是..」

小淨說:「對阿!我爸就是這間民宿老闆。」大吉整個人都傻了,沒想到民宿老闆居然是他女朋友的爸爸,兩人在這幾天搞著趙孟姿,老闆說:「女兒,你根大吉認識?」小淨說:「他是我男朋友。」兩人頓時尴尬極了,大吉說:「我從來沒聽過你爸是開民宿的。」 小淨說:「這間民宿是我爸離職後想說來這邊開的,但生意一直不好。」

大吉才明白,原來小淨也是想幫爸爸解決民宿生意問題,但原本看中的土地已經無法在使用了。小淨說:「孟姿,你也在這裏,你們兩個該不會…..」叁人實在無法說出口,小淨說:「算了,看你們樣子想必也不會說實話。」大吉這時候換一個話題說:「你們有沒有想過民宿重新裝橫,然後在做一些活動招攬客人。」

大吉把自己的主意說出來,小淨說:「接駁車或許可行,至于重新裝橫,也要不少錢。」大吉說:「我可以分擔一些。」
小淨說:「大吉謝謝你。」趙孟姿說:「我跟老闆也算認識,我也可以幫忙付一些。」老闆說:「你們兩個真是好人,不然我根本做不起來。」小淨說;「沒事跟媽吵架還分居,我還要南投、台北兩邊跑。」老闆說:「對不起,女兒。」

有了計畫後,衆人開始忙于重新整修民宿,每個人都有自己分配好的工作,不管是房間整修、廚房設備、以及接駁車等等,一個多月後整間民宿重新開張,這次開張民宿做了活動,小淨和趙孟姿都穿著緊身衣出去走秀,大吉說:「伯父,恭喜你民宿終于起死回生了。」民宿老闆說:「還好有你們幫忙,而且我們前一個月相處還算不錯,那罐春藥你拿幾顆,可以用在我女兒身上。」

大吉尴尬笑了笑也不知道要接什幺,活動結束後代表生意準備開張,今天只是剛開始而已。累了一天後,今晚房間裏面小淨和趙孟姿雙手都被綁著,大吉和民宿老闆各插一個,因爲這幾天都很忙,所以她們想要慰勞一下兩人所以自願被肉棒插,兩人將肉棒插進去兩女的小穴裏面開始抽插。

「阿阿阿阿…….大吉的肉棒好久沒有插到我的小穴了,好硬好粗阿……歐歐歐……人家好爽,棒死了阿……在更用力幹我,小淨還想要更多阿……歐歐歐歐……好爽,爽死人家了……阿阿阿阿……你的肉棒把小淨幹的好爽,大吉在給我更多……阿阿阿阿…..好爽…小淨好爽阿….嗯哼…我的身體都被爸爸看到,丟臉死了」

「老闆的也好爽,孟姿被幹的好爽,給人家更多阿…..歐歐歐歐…..好棒,好闆的肉棒好硬阿……用力幹我,幹得好用力阿……阿阿阿…..棒死了…..好爽,老闆的肉棒好爽阿……阿阿阿……嗯哼嗯哼…..好厲害,抽插速度好棒阿…….歐歐歐歐…..阿阿阿阿…..爽死我了……阿阿阿」

大吉說:「小淨,這幺久不見,小穴更容易插入了。」小淨說;「人家也好久沒有嚐到你的肉棒了,但在爸爸面前,人家淫樣都顯現出來。」老闆說:「沒關係的,女人在床上就是個蕩漾,孟姿現在也一樣。」趙孟姿說;「老闆好壞阿!」接著放下來後,趙孟姿跨坐老闆肉棒上,大吉則是抱著小淨抽插著肉棒,兩女的淫叫聲更淫蕩,肉棒更硬了,老闆說:「女兒,我可以舔奶頭嗎?」
小淨說:「好。」老闆走過去舔起小淨奶頭,讓小淨更淫蕩。

「喔喔喔喔喔……爸爸舔人家奶頭,小淨好爽阿……棒死了,大吉的肉棒把人家幹的好爽阿…….歐歐歐……阿阿阿阿……小淨真淫蕩,好棒阿……阿阿阿阿……大吉的肉棒把人家幹的好爽……歐歐歐歐…..棒死了阿……爸爸一直腆我奶頭,好奇怪阿…..歐歐歐….阿阿阿…好爽,好棒阿」

「老闆的肉棒比剛才更硬了,孟姿好爽阿……阿阿阿阿…….歐歐歐歐……棒死了,都插到深處,頂到我了…….在繼續幹我,不要停下來阿…..歐歐歐歐……阿阿阿阿……..好爽,爽死人家了…..阿阿阿…….人家要去了……要去了…….歐歐歐………高潮了……大吉,我也高潮了」

沒多久小淨和趙孟姿都高潮了,高潮後大家都累到睡著了。隔天早上,小淨和大吉都要返回台北,趙孟姿也還有工作,也要離開,老闆還依依不捨,但總會還會見面的,至少民宿的事情告一段落,大家也都離開南投了,至于何長空的死目前還沒傳到何立委那邊,紐承澤也逃的不見人影,大吉也要報告這些事情,所以和小淨坐上火車後離開南投了。